新人成长日记

发布时间:2010-07-04

Frank的新人成长日记(1)——开始养鱼
老婆出差,让我收拾屋子,顺便想办法处理一下装修遗留的气味,于是打算买花,去花卉市场挑了一些绿萝、常青藤、蕨类,一不留神看到卖鱼的了,感觉挺漂亮,准备买个小缸装点一下客厅,没准能得到老婆大人的赞许。于是挑了一个直径30cm的玻璃圆缸,黑金底砂,加上一株水草、几块白石和一小块珊瑚,30块钱成交,心满意足。其实对养鱼完全不懂,就随便捞几条孔雀、抓一只潜水艇、再买一条漂亮的斗鱼、挑一瓶饲料,高高兴兴回家,迫不及待的用准备浇花而晒好的水开始养鱼喽!

水草和石头、珊瑚本来没几样东西,但仍然兴致勃勃的摆来摆去,即使放了水和鱼,也仍然把手伸进去挪动一下。好在小时候生物学得不错,一看就知道潜水艇是一种河豚,不过样子实在很Q,即使网上给这种鱼下的定义是性格凶残,但看不出任何端倪。

喂了一些饲料,谁都不吃,太让人郁闷了。第二天就死了一条孔雀,第三天还剩下三条,第四天只剩一条孔雀了,从尸体上看,应该不是他杀,哈哈,到了第五天,潜水艇也挂了,这倒是让我很郁闷,不过这些都是意料之中,新手嘛,难免要用小鱼的生命作为获取经验的代价,这时开始到处看资料,准备好好提升一下养鱼的水平。

晚上下班很晚了,但是仍然到处找卖鱼的地方,正好路边有个小摊,于是买了三条蓝曼龙和一条清道夫,买回来才发现,清道夫有点儿大了,7、8cm的身长在30cm的小缸里显得有些转身困难,顾不得这么多了,我的屋子长度也不够我身长的3倍呢,大家都凑合活着吧,哈哈。

蓝曼龙不是什么好鸟,搅得整个缸都乌烟瘴气的,一会儿欺负斗鱼,一会儿追咬仅有的一条孔雀,就连体型大一倍的清道夫也上蹿下跳,无奈,你们住脸盆喝自来水吧,灭一灭你们的锐气!

快一周了,作为一个新手,局面有点儿尴尬,鱼缸里还剩下一条孔雀,一条斗鱼还有一条清道夫,脸盆里圈着三条小蓝曼龙,不忍心把鱼缸里的任何一种鱼请出来,也不放心把蓝曼龙放进去,这些小东西们,你们自生自灭吧~
Frank的新人成长日记(2)——水族箱时代
用玻璃缸养了一星期的鱼,开始有些着迷了,也许是天生的完美主义者加上从小就喜欢钻研,当然都是不务正业的钻研,比如说玩任何游戏一定要通关、装修房子要完全自己设计、喜欢变形金刚就要拼命收集、爱好音乐就一定要达到自编自弹自唱的地步......尽管都不精通,但是一定要钻进去,这样才能体会到乐趣。

最初是为了买花,却到花鸟市场买了鱼;这次是为了补几条鱼,却拉着老婆一起迷上了水族箱。

老婆很爱我,看我喜欢,就和我一起挑,幸福啊~俩人都是完美主义者,也许是期望值太高,看了很多都不入眼。逛来逛去,计划弄一个30多cm的小箱子先练着,听说国产的里面JEBO算好的了,但是仍然觉得做工不够精致,怎么说也是一件家电或者是观赏品,不能和电视机、洗衣机的工艺差太远吧。国产的没看上,德国原装进口的买不起,这时候发现了海利的一款45cm小缸,纯黑色的,很精致,背部过滤,号称淡水海水都可以,据说是出口产品,所以一般市面上见不到,价格也不便宜,开价1200,砍到800带底柜和布景全套就再也砍不动了,唉~舍不得买也舍不得不买,尽管知道JS肯定获利不少,不过外观、做工各方面都确实很讨人喜欢,就连没兴趣养鱼的老婆也动心了,于是咬咬牙拿下,可怜我把70L的缸带着底砂抱回了家,累啊~

海利小缸的网上图片:

设备是有了,但是经验确实为0,没办法,一来凭感觉,二来上网赶紧补功课吧。成品缸的好处是不用费劲搭配过滤和灯管了,全齐,把黑砂铺好,水草插好,石头摆好,放水喽!别看缸不大,能装的水倒不少,四桶下去了,还没满,我都满头大汗了。好不容易放满水,这叫一个混浊,开过滤和灯,过了一个小时也没改善,只好先睡了。半夜被雷阵雨惊醒,赶紧起来关窗户,到楼下客厅一看,奇妙的景色出现了,一缸晶莹剔透的清水中碧绿的水草在轻轻摇曳,在黑暗的房间中大放异彩,哈哈,漂亮啊!等到了第二天,等不急了,放鱼!放鱼!十条孔雀、两条金苔鼠再加上以前玻璃缸里的一条斗鱼,你们统统进去享受吧!

人家说新放的鱼先不要喂食,那我就先饿着它们,过了一天,试着投了一点儿饲料,竟然没人碰。接下来的几天里,早已料到的事情发生了,每天死一两条,不过斗鱼和一条金苔鼠的死让我有些郁闷。再等到周末的时候,还剩下一公一母两条孔雀和一条金苔鼠了,看来我这不是养鱼,简直是每周买鱼喂给缸吃了。

原来的玻璃缸和脸盆里还有潜水艇、蓝曼龙和清道夫呢,水族箱空了的时候也让它们近来耍耍,当然,我也知道我这是纯属捣乱,作为新手,很多东西要自己尝试嘛,要不怎么知道结果呢。清道夫不适合草缸,先让三条蓝曼龙进来逛逛吧。放进去一会儿,很活泼,只是觉得不好看,想了想又给捞出来了,说来也奇怪,越是瞧不起这三条鱼,它们越是活得精神,基本上是放在脸盆里喝自来水,经常忘了喂,但是依然好好的。接下来该潜水艇了,这段日子不吃不喝灰不溜秋的,看着都心疼,希望在水族箱里能痛快一些。一放进去就开始上浮下游,一会儿颜色也鲜亮了,不过一转身的功夫,一条母孔雀的脑袋就被吃掉了,潜水艇还嘎巴嘎巴的嚼呢,果然凶残。好吧,我得出去买鱼了,等买回来新鱼,还得把这两位胖兄请出去。

先写到这儿了,回头再慢慢叙述......
Frank的新人成长日记(3)——战胜死亡的威胁
上次说到新买了心爱的水族箱,却成了小鱼们的“731实验室”,在水和草都未稳定的情况下,经常测试哪些鱼可以混养,最后的结果是水族箱里只剩下一条半截尾巴的孔雀,而蓝曼龙、清道夫和潜水艇都作为“危险分子”挤在小小的玻璃缸中了。这些“危险分子”们相处起来却十分和睦,蓝曼龙不再见鱼就追,潜水艇也不敢咬谁的脑袋,清道夫趴在一边,大家井水不犯河水,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平衡,甚至很长时间处在静止的状态。

我现在的主要目标就是养好水族箱里的东西了,又请回家十几条孔雀,两条大一些的金苔鼠,两条小白鼠,两条青铜鼠,望着满满的一缸小东西,感觉我的水族箱又恢复了生气。只不过有一点不好,孔雀们都在水面上活动,经常需要从缸前方往斜上方看才能看到它们,感觉有点儿别扭。(这是给后面的伏笔,呵呵)

当晚,第一批鱼中的最后一条——半截尾巴的孔雀死了,看来确实改朝换代了,第二天,两条孔雀又离开了我,按我当时的养鱼水平,认为死亡率还算正常吧,第三天,一条金苔鼠和两条孔雀死了,第四天,除了一条孔雀之外,小白鼠也少了一只...心痛啊~~~痛定思痛,看来我得找找原因了,有人说孔雀好养,有人说孔雀娇贵,但是一个同事都说她家的孔雀经常下仔,我怎么就看不到一点希望呢?不光是鱼,水草也经常掉叶子,还有一些根部烂了,不得不一根根重新插好。对着水族箱看了半天,突然,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。在水族箱内的背板上,水面下5cm和15cm处,赫然印着“max”和“min”的两个标记。我靠!!!SHIT!!!原来水放太多了。我当初是照猫画虎,看商店里人家都把水放到与缸沿平齐,所以我也放到完全满,只不过怕水洒到地板上被老婆打,所以稍微少放了点儿,而且还专门漫过了背滤的出水口呢。别的不说了,赶紧用管放水吧,放到了“max”的位置以下,这时,出水口完全露出来了,不像先前那样,只是能从鱼的游动路线上看到隐约的暗流,而是五条小水柱齐刷刷的向斜下方注入水中,水中弥漫着水流带进来的小气泡,不一会儿,水草叶片上也附满了气泡,气泡不断变大,并不时的从叶片下方冒出来,孔雀们也不再只是水面活动了,整个水族箱生机勃勃。

到这个时候,我才恍然大悟,原来背部过滤的水族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,难怪我之前总觉得缺少点儿加氧的东西,其实这个箱子就是用自然注入的方式加氧的,呵呵,有点儿懂了......

平时开始多关注观赏鱼的论坛了,知道自己还差加热棒,知道细菌、水藻、螺还有鱼的生态关系,知道规律的开灯、喂食,也知道自己现在需要的是用谨慎、耐心的态度来学习养鱼,慢慢来吧,买鱼要克制,往箱子里放任何东西也不能一时头脑发热了,现在需要的是经验,呵呵,看到自己在成长也是很开心的一件事情。

不过,还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。调整完水族箱的水位之后,每天仍然会死鱼,而且每天只死一条,在过去的一周时间里,除了一条公孔雀之外,其余死的都是母孔雀,症状是身体发白,没有明显伤痕,躺在水底或者倒栽在水草叶的分叉处,开始还开玩笑似的嘲笑笨孔雀,以为它们只会往前游不会倒退游,一定是脑袋钻到水草缝里退不出来了。不过这么规律的死亡让人不免心生疑虑,当母孔雀只剩下最后一条的时候,再也坐不住了,一定要想办法弄个水落石出。如果是环境问题,一天一只的死亡率无法解释,如果是打斗导致的,为什么死的是母孔雀呢。水族箱里一共有7条公孔雀,他们应该不是“摧花”的魔手;最后一条脊柱有些弯曲的瘦小母孔雀,怎么也让人无法跟“凶手”二字联系上;一条小白鼠和两条青铜鼠,身材和孔雀差不多,整天就知道拨动底砂寻找饲料,可爱的样子应该也可以排除了;还剩一条金苔鼠,身长是孔雀的两倍,经常趴在石头后面一动不动,贼眉鼠眼不像好东西,但是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它就是罪魁祸首。于是打算先把这东西弄出来,跟那些潜水艇、蓝曼龙什么的“危险分子”关在一起,如果孔雀不再死亡,则说明它的嫌疑最大。没想到金苔鼠实在太灵活了,专门躲在我下不了手的地方,根本捞不着,只好作罢。(对了,捞鱼的那个工具,学名叫什么来着,哪位告知一下,呵呵,我只能凭感觉叫“鱼捞”)

第二天下班回家,刚进家门,一眼瞅见金苔鼠把最后一条可怜的母孔雀拖到石头后面去了,母孔雀肚子被弄破了,甚至被拉出了一小段内脏,终于让我抓住了证据,这个鼠头鼠脑的罪犯!原来大一些的金苔鼠真的有攻击性,也许是水缸还很干净,没什么苔类和藻类,金苔鼠又对饲料不感兴趣,所以饿极了会追杀一些游得慢的母孔雀,然后嘴巴长得不争气,没法大嚼特嚼,所以孔雀身上的伤痕并不明显,被水一泡就很难分辨了。现在谜底揭开、罪证明确了,我得开始执法了,罪犯一定要得到应有的惩罚。可是又遇到一个难题,根本逮不住金苔鼠,别看平时不怎么动,逃窜的时候实在是太快了,经常钻到石头缝里或者水草底下,鱼捞加上用手帮忙都难以近身,我都打算拔草、搬石、放水然后跟它拚了,大不了为了捕鼠而翻一次缸,呵呵,真快赶上那部经典的《捕鼠记》电影了。用塑料袋加诱饵的方法也尝试了,这家伙太贼了,一点儿都不上当,只好一次次的用手驱赶然后用鱼捞去捉,想必其他的孔雀们一定也受惊吓了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或者说瞎猫碰上了死耗子,这只金苔鼠一个跃起转体的动作之后恰好被鱼捞网住了,高兴啊,此时真想借用郭德纲的一句话:“你这泼猴!”,哈哈,“这有点儿意思啊~”

金苔鼠被放进了囚禁“危险分子”的小玻璃缸,不时因为狭窄的栖息地问题跟清道夫拱来拱去,有时候也不得不给蓝曼龙闪开路,呵呵,想必“以暴治暴”确实是不错的思路。

水族箱恢复了往日的气氛,孔雀在悠闲的游泳,三只小鼠不停的在地里刨食,日夜不息的水流带来了密集的小气泡,七条大尾巴公孔雀渡过了平安的一天。

祝贺自己一下,终于一天没有死鱼了,哈哈,尽管这要求也太低了......
Frank的新人成长日记(4)——挫折与尝试
一缸草虽然不算茁壮,但是勉强活了下来,几条孔雀虽然不多,但是也能够不再频频死亡。一切刚刚趋于稳定的时候,俺的小缸迎来了第一次考验。

工作需要临时出差,一走就是十天,无奈之余,只好让鱼儿饱餐一顿,然后保持过滤的开启,任凭白天微弱的自然光,让俺的一缸生物自生自灭吧。

出差回来到家已经很晚了,第一件事就是查看小缸的情况,结果如下:
1、五条公的红孔雀,还剩两条尚存,两条尸体被捞了出来,一条踪影全无;
2、两条小青铜鼠依然活泼,但是一条小白鼠完全消失了;
3、两棵水兰除了一两片叶子有黄黑的现象之外,基本茁壮,另一侧一排我也不知道名字的后景水草完全枯萎,另外一排珍珠草叶子基本掉光,只剩下一根根秃杆;
4、除了水族箱,桌上的圆玻璃缸里的水草已经烂完了,不过三条蓝曼龙、一条金苔鼠和一条清道夫安然无恙,生命力之强让人惊讶。

面对这一片惨淡的景象,只能重建了。于是第二天下班后迅速冲到十里河鱼市,幸好还有两三家没有收摊,赶紧采购补充。买了两棵小水榕、一撮类似绿菊花的水草、再抓一小撮牛毛毡,另外买一些孔雀和小鼠,准备回家重建家园。老板推荐说小水榕和类似绿菊花的草比较好养,不需要单加二氧化碳,也不知是真是假,我知道牛毛毡有一定难度,不过搞一点回家试试吧,有时候没有试验就没有经验嘛。

回到家里,清理了枯萎的水草,发现秃杆珍珠草竟然都长了根,但是还是先放弃吧,直接把小水榕连同塑料底盒一起植入沙中,也不知道是否正确了,呵呵。剩余的地方分插了类似绿菊花的背景草和牛毛毡前景草,等待滤清之后再把鱼放进去,嘿嘿,小水族箱又恢复了生机。不过看到关公版主的帖子之后,打算今天回家后修剪一下牛毛毡,并且今后白天都开灯,争取把现在的这些草养好。

接下来收拾一下圆玻璃缸,把鱼捞出,水草摘掉,自来水冲洗底沙,很多污垢翻腾了上来,清洗了三五遍之后,基本干净了,然后再把几根水草种进去,放入晒好的水,再把那几条皮糙肉厚的鱼直接扔进去,嘿嘿,大功告成。

现在有了二十条孔雀,七八条小鼠,水族箱里真热闹,尤其是投食的时候,鱼儿一拥而上,一两分钟就吃得精光。早上一觉醒来,发现角落里竟然有了一条小鱼,估计是哪位孔雀大妈夜里就生了,不过水草茂盛,小鱼们自己求生吧,我还不想当孔雀养殖专业户,所以就不搭建单独的产房了,强者生存吧,呵呵。

不过昨天晚上整理水族箱的时候,发现了几个芝麻大小的螺,都是黑色的,有尖的也有圆的,不知道圆的会不会是苹果螺,可为什么不是红色的呢,或许长大了会变色?反正如果哪天田螺爆缸了,我就投只潜水艇进去,也许会捎带上几条倒霉的孔雀送命,但也算有得有失吧。

刚出差回来,状态不好,先胡乱写几笔吧,欢迎大家来拍个砖,瞅现在的状况,也许正式进入初级阶段了,估计接下来就该如前辈们所说的那样,除螺、治病什么的都不可避免了,呵呵,吃一堑长一智吧,积累经验的感觉真好。
Frank的新人成长日记(5)——第一次平衡
从开始养鱼到现在已经一个月了,匆匆回顾一下,感觉刚刚达到第一次平衡。

上周四收拾了一下前段时间的残局,换了一部分草,补了一部分鱼,到现在为止,六天了,没有死鱼,草的状况也一切正常,除了偶尔一两片叶子变黄或者烂掉、溶掉了,整体感觉还是不错的,尤其是上周补充的绿菊花,开始一直担心养不好,现在看起来还不错,不掉叶,根部看起来也很茁壮。虽然六天的时间说明不了什么问题,但是对于一个新手而言,也算是小小的满足了。

回头有机会照了照片再贴出来,现在先简单说说状况吧,45*30*30的成品缸,背部过滤,Philip的25W专用灯管,一根白的一根蓝的,早八点开启灯光和过滤,晚十点关灯,一两点钟睡觉的时候关掉过滤让鱼也安静会儿,20条孔雀,2条孔雀宝宝(只看到两条,不知水草深处是不是还有更多),3条小清苔鼠,5条小灰鼠,早晚喂两次,整体状况看起来还不错。
一切都是逐渐摸索出来的,简单说说可以称之为经验的一些浅见吧。

养鱼先养水,这是众所周知的第一公理了。最开始用几升的透明塑料桶晒好用来浇花的水,拿这种水养鱼看起来还差得很多,基本上一夜之后就死一半,三天的时间就可以让脆弱的小鱼死光光。唯独例外的是街边摊上买的三条蓝曼龙,据卖鱼的说他都是用自来水养鱼的,所以这些鱼也确实皮实,直接从这个缸里捞出来扔到另一缸里,照样什么事儿都没有。但是孔雀是很脆弱的,不仅需要水温的过渡,更重要的是环境的适应。具体到PH值、硬度、硝化细菌什么的我就不太专业了,但是对于新开的草缸来说,保持有规律的过滤和灯光,让底砂、水草和水质都达到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下再放鱼进去,这是非常必要的,如果不想面对大批死亡的后果,那么先养水(确切的说是养这个基本生态环境)一周时间是只少不多的。

所幸的是一个月来水质方面没出现什么问题,尽管有时候伸手进去摆放石头或者除草,出差期间死的鱼也好几天没捞出来,甚至上周直接就在缸里进行了清除旧草耕种新草的操作,似乎也没对水质产生什么影响。看起来,确实是流水不腐阿,好的过滤系统能够有效保持水质,同时确保充足的氧气。虽说很多人都建议常换水,但是因为现在状况比较稳定,而且又有了孔雀宝宝,稳妥起见,暂时不想换水,过一个月再说吧,现在感觉起来两个月换1/3应该问题不大。

关于鱼的习性,虽然时间还短,没有完全摸透,但是也多多少少有了一些感觉。对新手而言,经常第一个犯的错误就是混养。毕竟鱼是生命而不是陈列品,必须要考虑它们生存的环境,我也是在死了很多鱼之后才下定决心,踏踏实实从孔雀练起,即便这样,也仍然因为大个头金苔鼠的存在导致好几只孔雀死亡,最后终于在孔雀和小鼠的搭配下达到了平衡。对于那些成为练手代价的小鱼们,我只能报以深深的歉意了。

孔雀是一种活泼而又脆弱的生物,喜欢光线,开灯的时候喜欢聚在水面上层,晚上关灯之后,如果屋里有光线,它们会聚在玻璃前。有人说避免骤然开灯关灯造成惊慌,但我觉得鱼也有适应能力,我无法控制日光灯管的光线渐变,所以只能让鱼去适应了。当然,我也尽可能照顾鱼儿的感受,天亮后再开灯,关灯前也确保屋里有灯光,这样一来,鱼们应该能够习惯。估计过几天还得外出,打算弄一个定时开关,确保早上开启晚上关闭,希望这种东西别给我闯祸,呵呵。

喂食的时候真热闹,一分钟之内就把水面的饲料吃得一干二净,不过也有一半的饲料沉入了水底,等孔雀们发现并开始在砂粒间刨食的时候,小鼠们早就忙着在地上“捡”东西吃了,一般三分钟时间所有食物就都吃干净了。有时候怀疑鱼们不够吃,但是为了水质,也为了没人被撑死,大家还是少吃一些来保持身材吧,哈哈。

说完了水和鱼,再说说草吧。惭愧的是,除了试养的几撮牛毛以外,其余的草我现在都无法准确叫出它们的名字。第一批养的四种草,两种有茎类的夭折了,其中一种后景草完全腐烂了,另一种五六公分高的不知是珍珠还是对叶,总之小圆叶都掉光了,只剩下一节一节的秃杆,虽然后来发现都长根了,但是我想我也没有耐心慢慢等它们复原了。还有两种,一种比较大的不知道叫水兰还是水白菜,一种小的像吊兰,除了几片叶子发黄被我摘除了,目前长势还不错。在水质比较稳定的前提下,补充了两个小水榕,几撮牛毛毡,还有一大丛类似绿菊花的背景草。有人说绿菊花不好养,需要CO2,但是将近一周的时间看起来,一直没有任何不好的迹象,心中祷告,让这些草都好好生存吧。过些日子加少量营养液进去,因为光靠底砂没有泥土恐怕得不到好状态。暂时先不考虑CO2呢,因为这东西太专业了,我怕一迷上了就下不了船了,呵呵。

下班回家通常都很晚,不过第一件事都是先看看水草后面有没有孔雀宝宝,担心它们被大鱼吞掉。因为想控制一下孔雀数量,所以暂时让它们强者生存、自然淘汰吧。好在水草较多,看到小孔雀在草丛下冒了一下头,心里一下就踏实了,再小的生命也有求生的本能,相信在水草的掩护下,总有小孔雀能够长大成鱼吧,哈哈。

时间不早了,暂时先随便写这么多,有了更多经验和感受之后再写出来。
Frank的新人成长日记(6)——折腾的乐趣
建立我的小水族箱系统已经五周了,对确保鱼儿和水草生存已经有了一定的信心,闲不住的本性又开始躁动了,时不时对小缸进行一番整治,折腾呗,乐在其中。

绿菊花长得很快,种下去不到两周,已经有五六棵顶到水面了,还有几棵在水面下开始横向发展,如果放任下去的话,鱼的空间越来越小,恐怕一周之后,大部分空间将被绿菊花占据。况且绿菊花目前的长势并不令人满意,有些过于茁壮了,茎很粗,长出了不少须根,茎节间距也较大,看来是光照和肥料都有些欠缺,另外,一开始没有经验,全用的上半部扦插的方法种植,所以导致整体上见高不见旺。总之,准备下决心修理一番了。

自从发现大金苔鼠对我的孔雀下毒手之后,已经把它囚禁在小圆玻璃缸里,目前还健在,后来听信了鱼贩对清苔鼠劳动能力的吹嘘,又买了四条小清苔鼠,但是看着这些贼眉鼠眼的家伙,心里总是不踏实,尤其是对两条孔雀宝宝而言仍然让人觉得是威胁,谨慎起见,打算把清苔鼠都捞出来,再也不养这些过于灵活的动物了,即便有青苔或藻类,也打算用其他的方法来处理了。不过打捞它们是一项很头疼的事情,只能先把草移开再动手。

驱使我对水族箱折腾一番的另外一个理由是,有些螺需要清理,尤其是附着在石块缝隙里的,圆盘状的酌情留下,带尖的一律请出,等折腾完了再加点儿硫酸亚铁,给我的水草加点儿营养,最后换1/4水,呵呵。

计划好了就开工,前景草不动,这次主要对背景草动手,而且勇于尝试。先把左侧长势不错的水白菜挪到右侧角落里,相信已经长出旺盛根部的水草应该能够顺利移植。然后把绿菊花全部请出来,从长根的情况来看,尽管刚种进去十几天,但是在我这没CO2没肥料的水族箱里还活得不错。接下来该对清苔鼠下手了,这是一项需要耐心的工作,失败了N次终于逮住一条,然后是第二条、第三条、第四条,对于这些鼠辈,还是先到小玻璃缸里待着吧,呵呵,也许是误解与偏见,但是为了平静和谐的水族箱,只能这样了,我现在已经越来越倾向于单一品种的饲养了。请出了清苔鼠之后就是对螺的清理,个头太小的实在很难发现,但是稍大一些的、附着在缸壁和石块缝隙中的有那么五六个,一个一个拿掉,然后扔进马桶,起码半个月之内见不到大个的螺了,呵呵。

清掉了不受欢迎的住户之后,该重新恢复水草环境了。对于这一堆绿菊花,逐个修剪,一部分用顶部扦插法,另一部分用掐头种植法,还有一整根绿菊花横埋在砂中,看看会发生什么结果。而且考虑到光照,不种太密集,但处理好层次,高度控制在水深一半左右,确保充足的生长空间,尽管全种完之后有些歪歪斜斜的不够自然,但是相信水草很快就能缓过来,并且长得比以前茂盛。

一切完成,过滤一小时之后,水族箱又恢复了清彻与平静,目前看起来,对于工作成果,个人还是挺满意的,希望接下来的几天里,绿菊花能够快速缓过来,并且枝枝向上茁壮成长。看着两条孔雀宝宝在绿菊花深处的私密空间里穿梭,心里还真觉得挺开心的。
Frank的新人成长日记(7)——遭遇水质变坏
最近工作很忙,有两周没跟进我的日记了,但实际上小缸也历经了不少变化,抽空写下来作为备忘和分享吧。

建缸七周了,第四周的时候有一半的草都长势不好,所以作了调整,改以绿菊花为主要背景草,前景用小水兰和小水榕这些对光照要求不太高的草,还尝试了几撮牛毛。从最近三周的表现来看,绿菊花生长正常,尽管有一些追光现象,但是经过修剪,基本都长势良好,顶部扦插种植的长得很快,掐掉顶端的也都在一两周之后生出分叉和新芽;相比绿菊花,小水兰生长比较缓慢,但是颜色一直保持鲜嫩,在水流缓和的地方轻轻摆动甚是好看,尤其是添加了少量硫酸亚铁盐作为铁肥之后效果还不错,叶片透明和溶解的症状也消失了;小水榕尽管长得也不快,但是隔几天就会有新生叶片舒展开,也经常给人以绿意;唯独失败的是牛毛,剃了平头两周多了没啥动静,大部分都枯黄了,看来只能放弃牛毛了,反正缸小种牛毛的效果也不会太好,打算过两天清理了改种一些对光照要求较低的莫丝吧。

上周陆陆续续死了不少孔雀,可谓是建缸以来一次较大的打击,尤其可惜的是两条孔雀宝宝也销声匿迹了,估计也没能逃过这次劫难。在死亡出现前几天有一些症状,就是孔雀们看起来颜色有些灰白,不如以前鲜亮了,而且鳃部都有些发红,当时没及时采取行动,结果没几天就开始大批死亡了。究其原因,应该主要是水质的问题,看来养鱼想偷懒是不成的,最初打算两个月一换水,现在看起来是大大的错误了,如果缸小鱼又不少的时候,一个月换两次水都不够啊。总结经验,现在每周换水1/4,而且过滤也不像以前那样夜间关闭,而是坚定的24小时不间断运转了。最近这几天孔雀们看来是缓过来了,只是数量少了一半还多:(

水质变差的另一个特征是藻类开始增多。缸里有两块白色鹅卵石,上面一块绿一块棕,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绿藻和褐藻吧,水草上也有了几根韧性很高的丝藻顺着水流漂浮,虽然没到泛滥的程度,但也应该采取些行动了。水体应该是一个复杂且平衡的系统,光有水草和孔雀是不够的,于是开始引入其他生物。考虑到鱼的安全,清苔鼠已经被我列为禁养物种,想养小草虾但是没有买到,只能添加那些将来可能会让人头疼的低等生物——苹果螺。效果还是挺明显的,鹅卵石上的绿藻和褐藻明显减少了,但我也知道几周之后可能又会面临另一个问题——如何控制螺的数量。我的打算是再放一两只小虾,让它们吃小螺,实在不行就借条潜水艇放进去,吃完螺之后赶紧捞出来以免伤到其他小鱼。翻了很多资料,看来对螺的控制是一个大家都比较头疼的问题,回头多尝试尝试,有好经验了再和大家分享,呵呵。

治理了水质之后,用试纸确认了一下PH在7左右,又添加了一些小鱼,包括一些红绿灯和宝莲灯,还有两条小白鼠和两条小精灵。发现相比孔雀,灯鱼有独特的魅力,光线越强,颜色越鲜明,到了夜间,又几乎变得半透明了。它们不象孔雀一直在炫耀的游动,而是大部分时间都静止在水中,发现食物的时候会突然出击。如果说孔雀是优雅的,那灯鱼就是灵动的,尤其是群游的时候更加壮观。小白鼠没有青铜鼠那么好动,对饲料也不是很敏感,小精灵就更乖了,经常吸附在角落里,也许是对环境还不熟悉,希望过几天都能活跃起来。

为了改善伙食,避免单一饲料的弊端,特意买了另外两种鱼粮,一种是干燥丰年虾,一种是沉底型的贴片粮,经常搭配着喂食,看来效果还不错。除此之外,加了一点点液肥和杀菌水,但时间还短不好说效果如何。

天气凉了,装备上100W的佳宝加热棒,让温度保持在24~28度,定时器每天11:00~18:00开灯,24小时不间断过滤,这算是稳定下来了,准备迎接冬季的考验!
在线咨询
如果您有关于宠物的问题,欢迎向我们的海底专家咨询,我们将尽快给您满意的回复!
已解决问题
更多>>
待解决问题
更多>>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成功案例
Copyright © 2004-2009 bandao.cn 半岛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